万搏手机登录MAX-美国人民反疫苗的可怕真相:政府“投毒”是常态,民众沦为小白鼠

万搏手机登录MAX-美国人民反疫苗的可怕真相:政府“投毒”是常态,民众沦为小白鼠

前两天特朗普承认接种疫苗加强针啪啪打脸的事,大家应该都知道了。拜登也挺高兴的,不仅本人给出口头奖励,还让白宫出面,对前总统重点提出表扬。拜登的小算盘打得不错,本来想利用特朗普的影响力,带动更多的共和党人接种疫苗。但是并没有多大用处,特朗普讲完这番话后,还是有相当一部分共和党人拒绝接种疫苗,一些“红州”的州长甚至公开抵制疫苗。据最新的民调结果显示,截止到10月,没有接种疫苗的美国人中,60%是共和党人,且以中老年居多。这就奇怪了,按理说,中老年人的抵抗力明显不如年轻人,为什么对疫苗这么抵触呢?用一句话解释就是: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美国疫苗的黑历史实在是太多了,这些中老年人或多或少的都被坑过,实在是不敢相信政府了。塔斯基吉是一个位于美国亚拉巴马州的小城,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非裔聚居的贫民区流行梅毒,35%的育龄人士患有梅毒。从1932年开始,美国公共卫生部开始了一项人体实验,计划把400名非裔男子当成小白鼠,用来研究梅毒对人体的危害。问题是,要怎么找到一群患有梅毒的非裔男性呢?有人想到了一个好办法,让塔斯基吉大学当牵线人,四处征集那些没钱看病的非裔,参加他们的“免费治疗”计划,不仅提供免费的体检,吃住行也全包了。大批非裔男子闻风赶来,数了数居然有600多个,远远超出了预期,负责人乐得合不拢嘴。这些人中,411人携带梅毒,其余200个没有梅毒的是对照组。为了不让患者疑心,研究人员给他们定期服用维生素和阿司匹林,用来掩人耳目。时间一长,开始有人死了,活着的人也没好到哪去,全身起满疹子,皮肤溃烂不堪。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,导致老婆孩子也染上了梅毒。二战结束后,人体实验因不符合人道主义被禁止,但塔斯基吉梅毒实验依然没有停止,直到1972年曝光后才被叫停。而当年的那些被实验者,只有8位活了下来,他们遭受了40年的痛苦,换来的只有900万美元的赔偿和终身免费医疗。这件事教会了非裔一个道理: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。所以当拜登颁布免费“疫苗令”的时候,很多非裔的第一反应是,他们又被当成廉价的小白鼠了。一位从小在贫民区长大的非裔是这样说的,如果这个疫苗卖3000美元,我可能还会相信它是有用的,但它居然是免费的,你知道的,美国政府免费给的都不是啥好东西。除了非裔,可以被牺牲的还有残障人士。小时候,我们都打过乙肝疫苗,但很少有人知道,乙肝疫苗成功的背后,是800条残障儿童的生命。上世纪50年代,纽约大学外科医生萨尔·克鲁格曼,在一次实验时偶然发现,加热携带乙肝病毒的血液,或许可以用作乙肝疫苗。彼时的实验条件,还不足以人工培养乙肝病原体,要想成功研发疫苗,只有做人体实验。他们把目光对准了威洛布鲁克州立大学医院,这是一家专门收容残障儿童的医疗机构,里面的儿童智商不足20,医院里到处是秽物垃圾。如此恶劣的卫生条件,正好便于研究粪便经口腔传播引发的肝炎。具体操作是这样的,把乙肝患者的粪便提取物混入奶昔中,给孩子们喝下。没过多久,这些儿童都感染了肝炎病毒。为了扩大实验规模,医院在1964年制定了这样一条规定:如果把孩子送到这里,就必须参加这个实验,同时为他们提供免费的住院服务。对于那些极度贫困的家庭来说,这样的条件十分诱人,为了减轻负担,他们狠心把自家患有残疾的孩子送过来。有了足够多的数据之后,克鲁格曼终于成功研发出乙肝疫苗,他迅速成名,成了“救世主”一般的存在。1972年,一位曾在医院工作的员工问心有愧,向媒体披露了当年的真相, 800条人命才得以重见天日。或许,对于美国来说,老弱病残本就对社会无益,死了也不足为惜。新冠肺炎带走的80万条生命,也不过是华盛顿国家广场前竖起的一面面小白旗而已。1976年1月,一位名叫戴维·路易斯的美国陆军士兵突然倒下,之后就再也没起来。经过鉴定,他患有一种从来没见过的猪流感病毒。很快,猪流感就在军营里传播开来,300名新兵住院隔离。病毒还是传出去了,美国民间也发现了5例患者。48小时后,疾控中心确认发现了猪流感,一时间,全美陷入了恐慌。时任美国总统福特反应及时,立马召集世界顶尖病毒专家开了个研讨会,要求他们尽快研发猪流感疫苗。同年4月,国会通过拨款法案,联邦政府投入1.35亿美元用于疫苗研发。在当时的医学条件下,要研发一款合格的疫苗,至少需要几年的时间用于实验和临床应用,但福特政府为了安定人心,只给了他们几个月的时间。为此,制药企业还特地申请了“特赦令”:如果疫苗出了问题,他们不会被起诉。得到保证后,制药企业加快进度,仅用了不到六个月就研制出猪流感疫苗。1976年10月1日,疫苗正式投入使用。十天后,意外发生了,第一批接种疫苗的人中,有三人突然死亡。过了几天,死亡人数增加到十几人,这些人都是死于一种罕见的精神疾病,是疫苗副作用引发的。随着死亡人数不断上升,美国政府紧急叫停了疫苗接种,但为时已晚,已经有4300万人接种了疫苗。最终,58人因接种疫苗死亡,而得猪流感死了的,只有1人。这就很魔幻了,打疫苗死的人比感染死的人还多,而福特本人也因为这场意外,输掉了当年11月的选举。当年接种猪流感疫苗活下来的小孩子和年轻人,现在刚好到了中老年。尽管现在的医疗条件远远好过当年,但仅用了七个月左右就研发出来的辉瑞疫苗,恐怕也无法抹去他们心中的怀疑:这会不会又是一次赶鸭子上架的意外呢?当然,美国人不愿接种疫苗的原因还有很多,政治斗争,追求自由等等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政府的公信力确实出现了问题,再加上反智主义的盛行,这些人更愿意相信阴谋论,也不愿意相信美国政府,因此,反疫苗就成了他们反抗精英阶层的手段。正所谓,免费的东西才是最贵的,在美国,免费的疫苗,是很有可能让你把命搭上去的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emutemet.com